清水醉雨

【all叶】致命诱惑1

*开学前浪最后一把
*黑道梗,其实是想写成带剧情的长篇车,本章暂时无外链部分
*不要在意细节问题,罗辑已经去兴欣了
*写得好啰嗦,我先捂脸跑了

夜幕降临。

静卧在角落的不起眼街道上,灯一盏一盏地亮起,像是一头沉睡的野兽终于苏醒。如果从城市上空俯瞰,这点点灯光散落排列着,与夜空中的星图有几分相似,倒也给人以一种特别的美感。

在这表面的风平浪静之下,却是一股暗流涌动,仿佛暴风雨降临的前夕。灯红酒绿,夜店内震耳的摇滚乐引领着人们的狂欢,也悄悄地掩盖了某些不和谐。

这里是黑暗的聚集地,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夜色中会有些什么勾当。遵循着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谁拳头硬谁就可以称王。

此地长期盘踞顶峰的嘉世绝对是令人忌惮的存在,而嘉世的一把手――被誉为“斗神”的叶秋,名声更是响亮,许多年轻热血的少年都以他为目标,斗神的事迹口口相传,人尽皆知。

可最近嘉世透出消息,叶秋金盆洗手隐退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知情的人在心里惋惜,略知内情的人大多选择闭嘴,在背后默默地打小算盘。

接替叶秋的是个叫孙翔的年轻人,击退好几波不自量力前来挑衅的小组织之后,没人敢再小看他的实力。但另几大巨头的高层都知道,孙翔并不是一个出色的领导者,嘉世倒台只是时间的问题。

此刻失去踪迹的叶修正坐在床上悠闲地啃着苹果,屋内的光线有些昏暗,衬得他的脸色看上去愈发苍白。离床不远的地方站了一个衣着整洁、戴着眼镜的男人,他表情严肃地看着床上的叶修,而被看的人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反而淡定地开了口:“新杰啊,老把哥关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啊,连烟都不给抽一根,哥要告你们虐待俘虏了。”

“前辈,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不宜出去走动。”张新杰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神色未变,“还有抽烟对身体不好,我个人建议你最好把烟戒了。”

“至于前辈的去留,这是韩队决定的,过会儿韩队来看你时你可以向他提出这个问题。”

“不过韩队会不会同意,我就不能保证了。”

“哥的能力你们应该挺清楚的,把哥这么放在霸图,”叶修笑得像只偷了猩的狐狸,霸图二把手一本正经的表现让他经不住想逗逗这个后辈,“就不怕哪天哥伤好了带着你们的资料跑路?”

“我个人认为霸图的安保防卫措施还是很到位的,就算前辈是斗神,突破防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张新杰像是没听到叶修话语里的戏谑,继续分析道,“况且你现在同嘉世闹翻,一个人偷了霸图的资料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我想前辈不会选择与两大势力为敌,这些你都应该知道的。”

“嘉世想置你于死地,不如前辈加入霸图,我们绝对不会因为过去的恩怨对你怎么样。”张新杰直视叶修,镜片在灯光下泛着淡淡的银光。劝说叶修加入霸图,于公于私,都是有好处的。

“敢情前面说这么多都是为了挖人啊。”叶修乐了,感慨道,“真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人邀请我进霸图,还是霸图的二当家。”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张新杰的目光落在被白被单遮盖的身体上,他给叶修处理伤口时人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那些伤痕看上去就触目惊心,简直难以想象叶修是怎样忍住疼痛一声不吭的,只是偶尔从喉咙里发出一丝微弱的呻吟。

一回想起那幅场面,张新杰就忍不住有些心疼面前的人,当然也有敬佩和怒意混杂其中。他脸上未表现出分毫,又开口道:“前辈考虑好了吗?”

“不了,到底是哥的老东家。”叶修苦笑一声,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是因为苏沐橙吗?”张新杰略一思考,虽然用的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的。

叶修没肯定也没否定,明显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望着前方灰白的墙壁,眼神深邃宛如无底漩涡,像是透过它看到了别的东西。

他下意识一摸衣袋想抽根烟平复一下心情,但却摸到了白色的绷带,手一僵只好作罢。

气氛一时间僵硬起来。

敲门声响起打破了这沉重的氛围,韩文清推门而入,缓步走到屋子正中央。张新杰冲他点点头,离开时还贴心地关好了门。

谁也没说话,韩文清身上还带着冷风的凉意,配上他天生的凶狠模样,给叶修带来一种他下一秒就会一拳打上来的错觉。

世界上对韩文清的脸免疫的人不多,而叶修恰好是其中一员。他往床边挪了挪身子,被单滑落,露出沾着点点红色的绷带。

评论(2)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