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醉雨

【王喻的十二朝夕/12h】冷暖光阴


*生病梗,喻文州中心,王杰希中心请去我搭档那儿 @泡面番 《岁月酿花》
*ooc预警,结尾瞎写
*虐狗节快乐!

喻文州抱着怀中印有一双大小眼的抱枕,吸吸鼻子,脑中昏昏沉沉的。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又想起之前王杰希打来电话告诉他要加班的消息,最终决定还是先回卧室休息。

将坐在沙发上时用掉的一大团纸巾统统扔进垃圾桶,喻文州放弃了等王杰希回家的想法。他爬上床关了灯,眼一阖,整个人进入了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

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应该翻身下床去找点药吃来预防病毒的侵蚀,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他想抬起胳膊,手指动了动又垂下,似有千斤重。

算了。喻文州想,他懒得动弹,就维持着这个侧躺的姿势进入了梦乡。

他睡得并不安稳,感觉自己睡着了,却又觉得十分清醒,他能听到王杰希加班回来开门的钥匙晃动声,也能知晓客厅的灯现在正开着,光线照亮了房门的一小块位置。

这一切都模模糊糊的不太真切,像是就在眼前发生,又像隔了很久,如置于梦中般飘飘忽忽。

额前的碎发因为汗珠黏在了皮肤上,他应该觉得热的,可实际上他不但没有掀开被子,还将它往上拉了拉,整个人都缩成一团。

脑中像有一个漩涡不断拉扯着意识,喻文州半梦半醒间都觉得胸闷难受。他有些后悔昨天出门没带伞的行为,整个人被大雨淋到湿透跑了回家,肯定是这时候受了凉,现在报应来了。

“文州?”王杰希轻唤一声,喻文州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双有力的手把喻文州整个人从被窝里捞了出来,帮他把汗湿的头发往后捋了捋。

喻文州顺势靠在王杰希身上,一只手放在了他滚烫的额头,凉冰冰的很舒服,喻文州不由得像只猫咪一般在掌心蹭了蹭。

王杰希有些意外,他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喻文州被强光刺激得立马闭上了眼睛。忽然一片阴影投下,喻文州试探着睁眼,发现是王杰希用手帮他挡住了灯光。

不得不说,王杰希做男朋友,在某些细节方面是很体贴的。

王杰希拉开床头的抽屉,拿出里面的体温计。测量体温的过程中,他将喻文州整个搂在怀里。平日用这个姿势时总要在自己怀里闹腾一会儿的鱼今天倒是安安分分的,喻文州眯起眼睛,熟悉的独属王杰希的气息包裹着他,令人格外安心。

五分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喻文州昏昏欲睡的时候,王杰希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抽出了被体温捂热的体温计,一看,竟然烧到了39度!

怕不是要把人给烧傻了,王杰希心疼地摸了摸喻文州的脸颊,语气不自觉地严厉了起来:“你是不是昨晚趁我不在又熬夜了?”

喻文州一时间没听懂他的问话,但还是感知到了他情绪上的变化,眨着布满水雾的眸子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身子在他怀里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软了下去。

王杰希自然知道自家男朋友在装无辜,但这难得示弱的姿态让自己完全拿他没办法。看着人精神差到极点的虚弱样子,王杰希的心早就不知道软成什么样了,低声哄道:“文州,我们去医院看看,你烧得太厉害了。来,我扶你起来。”

全程喻文州都是一副乖顺的模样,不过鉴于人还在发着烧,王杰希只得把耍流氓的那点小心思藏回去。他一手揽着喻文州的细腰,小心翼翼地用另一只手护着怀里人的脑袋防止被车门磕到。

帮喻文州系好安全带,王杰希坐上驾驶座,启动了车子。晚上车辆和行人都很少,王杰希用理智告诉自己不能闯红灯,手指在方向盘上敲着不耐烦地等待。
喻文州晕乎乎地闭起眼,随着车子的一个转弯直接靠在王杰希的右肩上休息。王杰希僵了一下,放缓手上的动作生怕弄醒了自家恋人。

后来是怎么发展的喻文州不知道了,他只知道再次醒来时他正躺在病床上,王杰希坐在床边还在睡觉,两人的手叠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喻文州轻轻地将手抽出,他的烧已经退了大半,又睡了那么久,此刻清醒得不行。他细细地打量王杰希的睡颜,止不住地上扬嘴角。

一个小护士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坐起的喻文州想说些什么,喻文州将手指抵在唇上示意她噤声,指了指睡着的王杰希冲她眨了眨眼。

小护士了然,处理好喻文州手上的针头,出去前忍不住小声感叹一句:“您和王队还真是恩爱。”

喻文州报以一抹温和的笑。

王杰希醒来时睁眼便看到恋人放大的脸庞,他揉了揉因为睡姿问题而酸痛的肩背,对上面前人幽深的黑眸:“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了。”

“那一起回家。”

“嗯。”

到家王杰希就被喻文州赶上床去补觉,他今天请了假不去上班,打了个呵欠抱住又变回心脏的鱼:“我以后不加班了。”

“嗯?”

“回来看着你,我一不在你就糟蹋自己的身体,烧成那样吓死我了。”

“你不也一样吗。关心我的时候也注意一下自己哪。”喻文州亲亲王杰希的额头。

光阴冷暖有你足矣,余生只陪你一人过,走遍独属我们的春夏秋冬,记忆中生病时陪在我床头的身影是我永恒的爱恋。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