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水醉雨

【all叶/喻叶】他的王

*最近忙成狗,加急码的,还是晚了QAQ
*叶神生快!迟到的祝福呜呜呜
*不喜勿喷,谢谢
*写得有点粗糙了,顺便提一句我打算周末开车

0.
缓缓推开宫殿的大门,暗色的长袍拖曳在地,隐藏了来人的面容。
金碧辉煌的大厅,一根根刻满浮雕的柱子,延伸着,顺着白玉石的台阶往上,最高处是一张王座。
墙上的壁画讲述了千百万年间的轮回,过去、现在、将来……一切都在按着定下的方向发展。
喻文州跨上了台阶,他抬头虔诚地望着台阶的尽头,那里的王座上坐着高高在上的神。
那个男人也是他的王。

1.
喻文州清楚地记得他与叶修的第一次见面。
千年前他还是个孩子,因为天生的手部缺陷被同龄人嘲笑。他们看不惯他总是一副平静的样子,尝试用各种办法去激怒他,以此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那时的喻文州会觉得孤独,他一个人在荒原上走着走着,周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他已经忘了自己行走的初衷,也不明白为什么要一直走下去。
他们总是对他说:“别白费力气了,神一定会抛弃你的。”
神会怎么做喻文州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自己都放弃了,那么真的就不会有人来救赎他。

2.
叶修正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吸着烟,他好不容易躲过天上一帮人的监督下界来晃悠一圈,不过过烟瘾真对不住他自己。
所以他听到了那些人对喻文州的嘲笑。
他咬着烟卷,慢悠悠地从阴影中走出。声音不大,却有力地传到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现在的小年轻嘴咋都那么毒呢,嗯?聚在一起欺负小朋友?”
要是被天上那帮人听到,他们肯定会翻着白眼吐槽,别人嘴再怎么毒也没您老厉害。
到底还是一群孩子,见有大人来了,底气不足,虚张声势几句就灰溜溜地跑了。
喻文州抬头望着男人,那一刻,他仿佛看到荒原的天边露出一抹曙光。

3.
“神只会记住你。”男人吐出烟圈,模糊了面容,“因为你和他们不一样。”
喻文州眨眨眼睛,好奇地问:“那,你是神吗?”
“哥可不是神。”男人笑了,伸手揉了揉他的脑袋,蹲下身子与他对视,“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真正的神。”
“哦……”喻文州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没有明白。他伸出手,话语间充满期待:“你可以带我走吗?”
从叶修挡在他身前那一瞬起,他就成了他的王。

4.
从此叶修身边多了个小“跟班”。
聪明如喻文州,怎么会不知道天上其他人对叶修的心思。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叶修是他的王。
只能是他的。

5.
王座上的男人懒洋洋地靠在背椅上,长大的术士正站在他身前。
喻文州甚至可以看到他颤动的眼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拂得他心痒痒。
“神王。”喻文州轻唤他的名讳。
“哥可不是神。”还是如千年前一样的话语,叶修笑了,笑容中正掺杂了些别的东西,“文州,吻我。”
聪明如叶修,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人的心思。
喻文州一愣,顺从地俯下身子。
“遵命,我的王。”

6.
神也是会腐朽的。
可信仰或许会永存。
叶修不是神。
他只是他的王。

评论(4)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