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木容

【all叶】致命诱惑2

*ooc预警!想来想去都不知道该怎么写韩队这样的人QAQ
*下章开车吧……



叶修正欲开口,韩文清却先一步行动,将他的话全都给堵了回去。叶修被韩文清突如其来的动作弄得一懵,整个身体向后倾倒,后脑快要撞上墙时,一只手托住他往回带,将他禁锢在了手臂间的狭小空间中。
这个吻极其霸道,不给人留一点拒绝的余地。鼻息交融在一起,那点温度在皮肤上灼烧,一点一点让这火焰席卷全身。叶修能听到来自面前温暖胸膛的心跳声,强而有力,在耳边逐渐放大。




那一瞬,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他和韩文清两个人。他轻轻地闭上眼睛,任凭自己迷失在这炙热的温柔之中。




就那么一会儿,叶修在心里对自己说。




一吻罢,韩文清却没有放开怀里的人。他的目光顺着被吻得微肿的唇滑下,一路经过白皙修长的脖颈,落在人受伤最重的腹部。




那天与嘉世交锋,他一开始没在对面找到熟悉的身影,也没在意,直到嘉世的人毫不恋战退走之时他才有些怀疑。




韩文清并不担心对方耍什么阴谋诡计,只是心中暗暗提高警惕。等到清理现场时依旧没出什么乱子,就在他以为是自己多想时,手下有人来报告说,废墟下面埋了一个人。




他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那个平时叼着烟一副懒散样子的人,联系到嘉世这次种种的奇怪行径,心一下子揪紧了。




早些时候就有人暗中流传说叶秋与嘉世意见不合,但没想嘉世这么快就采取行动,对曾经的创建者下如此毒手。




真让人心寒。




也可能不是他呢,韩文清安慰自己,这大概就是关心则乱吧。他面上还是绷紧的严肃表情,极力压下不断涌现的不安。




最后韩文清从断砖碎瓦中把叶修给挖了出来,温热的液体还在从他腹部的伤口流出,血色的衣裤破破烂烂,身上细小的划痕不计其数。他紧闭着眼,头向后仰,像一只濒死的天鹅。要不是鼻间微弱的呼吸,韩文清肯定会认为怀里的人已经死了。




他小心翼翼地将人抱起,都不敢多用一分力气,仿佛在对侍一个易碎的瓷娃娃,生怕人下一秒就会破碎离去。




叶修的手臂垂下,一把手枪从他指掌间掉落。清脆的“啪”一声,像是在宣告一个时代的终结。




韩文清简直不敢想像,那天他要是来晚了一步,或者没有人发现被埋在废墟下的叶修,那会是什么结果。




他从来没有隐瞒过自己对叶修的感情,但也没有刻意表现过,毕竟嘉世与霸图的关系摆在那。他以为他们之间还会有下一个十年,下下个十年,可这次的事件让他心里敲响了警钟。




韩文清觉得他应该做点什么,叶修终有一天会重回他的王座,没人能折断他的双翼。十年宿敌,两人都对彼此足够了解,他清楚叶修不会这么容易放弃。




“老韩?”一双手搭上他的肩做出推开的动作,却没有用多少力气,“你还要这么抱着哥多久?”




韩文清对上那双似笑非笑的清亮黑眸,想起了他们第一次交锋,枪林弹雨中两人四目相望。十年飞逝,身边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唯独这双眼一直没有变过。




现在,他看着这双眼,一字一顿地说:“我会放你走,但不是现在。”

【all叶】致命诱惑1

*开学前浪最后一把
*黑道梗,其实是想写成带剧情的长篇车,本章暂时无外链部分
*不要在意细节问题,罗辑已经去兴欣了
*写得好啰嗦,我先捂脸跑了

夜幕降临。

静卧在角落的不起眼街道上,灯一盏一盏地亮起,像是一头沉睡的野兽终于苏醒。如果从城市上空俯瞰,这点点灯光散落排列着,与夜空中的星图有几分相似,倒也给人以一种特别的美感。

在这表面的风平浪静之下,却是一股暗流涌动,仿佛暴风雨降临的前夕。灯红酒绿,夜店内震耳的摇滚乐引领着人们的狂欢,也悄悄地掩盖了某些不和谐。

这里是黑暗的聚集地,谁也不知道下一秒夜色中会有些什么勾当。遵循着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谁拳头硬谁就可以称王。

此地长期盘踞顶峰的嘉世绝对是令人忌惮的存在,而嘉世的一把手――被誉为“斗神”的叶秋,名声更是响亮,许多年轻热血的少年都以他为目标,斗神的事迹口口相传,人尽皆知。

可最近嘉世透出消息,叶秋金盆洗手隐退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知情的人在心里惋惜,略知内情的人大多选择闭嘴,在背后默默地打小算盘。

接替叶秋的是个叫孙翔的年轻人,击退好几波不自量力前来挑衅的小组织之后,没人敢再小看他的实力。但另几大巨头的高层都知道,孙翔并不是一个出色的领导者,嘉世倒台只是时间的问题。

此刻失去踪迹的叶修正坐在床上悠闲地啃着苹果,屋内的光线有些昏暗,衬得他的脸色看上去愈发苍白。离床不远的地方站了一个衣着整洁、戴着眼镜的男人,他表情严肃地看着床上的叶修,而被看的人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反而淡定地开了口:“新杰啊,老把哥关在这儿也不是个事啊,连烟都不给抽一根,哥要告你们虐待俘虏了。”

“前辈,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不宜出去走动。”张新杰将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神色未变,“还有抽烟对身体不好,我个人建议你最好把烟戒了。”

“至于前辈的去留,这是韩队决定的,过会儿韩队来看你时你可以向他提出这个问题。”

“不过韩队会不会同意,我就不能保证了。”

“哥的能力你们应该挺清楚的,把哥这么放在霸图,”叶修笑得像只偷了猩的狐狸,霸图二把手一本正经的表现让他经不住想逗逗这个后辈,“就不怕哪天哥伤好了带着你们的资料跑路?”

“我个人认为霸图的安保防卫措施还是很到位的,就算前辈是斗神,突破防线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张新杰像是没听到叶修话语里的戏谑,继续分析道,“况且你现在同嘉世闹翻,一个人偷了霸图的资料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我想前辈不会选择与两大势力为敌,这些你都应该知道的。”

“嘉世想置你于死地,不如前辈加入霸图,我们绝对不会因为过去的恩怨对你怎么样。”张新杰直视叶修,镜片在灯光下泛着淡淡的银光。劝说叶修加入霸图,于公于私,都是有好处的。

“敢情前面说这么多都是为了挖人啊。”叶修乐了,感慨道,“真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人邀请我进霸图,还是霸图的二当家。”

“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张新杰的目光落在被白被单遮盖的身体上,他给叶修处理伤口时人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那些伤痕看上去就触目惊心,简直难以想象叶修是怎样忍住疼痛一声不吭的,只是偶尔从喉咙里发出一丝微弱的呻吟。

一回想起那幅场面,张新杰就忍不住有些心疼面前的人,当然也有敬佩和怒意混杂其中。他脸上未表现出分毫,又开口道:“前辈考虑好了吗?”

“不了,到底是哥的老东家。”叶修苦笑一声,干脆利落地拒绝了。

“……是因为苏沐橙吗?”张新杰略一思考,虽然用的问句,但语气却是肯定的。

叶修没肯定也没否定,明显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望着前方灰白的墙壁,眼神深邃宛如无底漩涡,像是透过它看到了别的东西。

他下意识一摸衣袋想抽根烟平复一下心情,但却摸到了白色的绷带,手一僵只好作罢。

气氛一时间僵硬起来。

敲门声响起打破了这沉重的氛围,韩文清推门而入,缓步走到屋子正中央。张新杰冲他点点头,离开时还贴心地关好了门。

谁也没说话,韩文清身上还带着冷风的凉意,配上他天生的凶狠模样,给叶修带来一种他下一秒就会一拳打上来的错觉。

世界上对韩文清的脸免疫的人不多,而叶修恰好是其中一员。他往床边挪了挪身子,被单滑落,露出沾着点点红色的绷带。

全职段子

*梗源于腐次元上看到的玉帝和佛祖之间的对话,但我找不到原帖了
*想写很久了,微王喻和刘卢
黄少天:我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
叶修:你被树砸过。
黄少天:我的粉丝都称赞我是妖刀,是剑圣!
叶修:你被树砸过。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叶修你不要脸!
叶修:你被树砸过。
黄少天:………………………………咱能别提树了吗。
叶修:你们蓝雨没有妹子。
黄少天:………………………………………………………………
叶修:你们队长被微草王大眼压了。
黄少天:………………………………………………………………
叶修:你们未来被微草刘小鳖压了。
黄少天:………………………………………………………………
黄少天:你还是说树吧。
叶修:你被树砸过。
黄少天:靠靠靠靠靠!叶不羞你大爷!

【王喻的十二朝夕/12h】冷暖光阴


*生病梗,喻文州中心,王杰希中心请去我搭档那儿 @泡面番 《岁月酿花》
*ooc预警,结尾瞎写
*虐狗节快乐!

喻文州抱着怀中印有一双大小眼的抱枕,吸吸鼻子,脑中昏昏沉沉的。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又想起之前王杰希打来电话告诉他要加班的消息,最终决定还是先回卧室休息。

将坐在沙发上时用掉的一大团纸巾统统扔进垃圾桶,喻文州放弃了等王杰希回家的想法。他爬上床关了灯,眼一阖,整个人进入了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

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应该翻身下床去找点药吃来预防病毒的侵蚀,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他想抬起胳膊,手指动了动又垂下,似有千斤重。

算了。喻文州想,他懒得动弹,就维持着这个侧躺的姿势进入了梦乡。

他睡得并不安稳,感觉自己睡着了,却又觉得十分清醒,他能听到王杰希加班回来开门的钥匙晃动声,也能知晓客厅的灯现在正开着,光线照亮了房门的一小块位置。

这一切都模模糊糊的不太真切,像是就在眼前发生,又像隔了很久,如置于梦中般飘飘忽忽。

额前的碎发因为汗珠黏在了皮肤上,他应该觉得热的,可实际上他不但没有掀开被子,还将它往上拉了拉,整个人都缩成一团。

脑中像有一个漩涡不断拉扯着意识,喻文州半梦半醒间都觉得胸闷难受。他有些后悔昨天出门没带伞的行为,整个人被大雨淋到湿透跑了回家,肯定是这时候受了凉,现在报应来了。

“文州?”王杰希轻唤一声,喻文州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双有力的手把喻文州整个人从被窝里捞了出来,帮他把汗湿的头发往后捋了捋。

喻文州顺势靠在王杰希身上,一只手放在了他滚烫的额头,凉冰冰的很舒服,喻文州不由得像只猫咪一般在掌心蹭了蹭。

王杰希有些意外,他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喻文州被强光刺激得立马闭上了眼睛。忽然一片阴影投下,喻文州试探着睁眼,发现是王杰希用手帮他挡住了灯光。

不得不说,王杰希做男朋友,在某些细节方面是很体贴的。

王杰希拉开床头的抽屉,拿出里面的体温计。测量体温的过程中,他将喻文州整个搂在怀里。平日用这个姿势时总要在自己怀里闹腾一会儿的鱼今天倒是安安分分的,喻文州眯起眼睛,熟悉的独属王杰希的气息包裹着他,令人格外安心。

五分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喻文州昏昏欲睡的时候,王杰希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抽出了被体温捂热的体温计,一看,竟然烧到了39度!

怕不是要把人给烧傻了,王杰希心疼地摸了摸喻文州的脸颊,语气不自觉地严厉了起来:“你是不是昨晚趁我不在又熬夜了?”

喻文州一时间没听懂他的问话,但还是感知到了他情绪上的变化,眨着布满水雾的眸子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身子在他怀里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软了下去。

王杰希自然知道自家男朋友在装无辜,但这难得示弱的姿态让自己完全拿他没办法。看着人精神差到极点的虚弱样子,王杰希的心早就不知道软成什么样了,低声哄道:“文州,我们去医院看看,你烧得太厉害了。来,我扶你起来。”

全程喻文州都是一副乖顺的模样,不过鉴于人还在发着烧,王杰希只得把耍流氓的那点小心思藏回去。他一手揽着喻文州的细腰,小心翼翼地用另一只手护着怀里人的脑袋防止被车门磕到。

帮喻文州系好安全带,王杰希坐上驾驶座,启动了车子。晚上车辆和行人都很少,王杰希用理智告诉自己不能闯红灯,手指在方向盘上敲着不耐烦地等待。
喻文州晕乎乎地闭起眼,随着车子的一个转弯直接靠在王杰希的右肩上休息。王杰希僵了一下,放缓手上的动作生怕弄醒了自家恋人。

后来是怎么发展的喻文州不知道了,他只知道再次醒来时他正躺在病床上,王杰希坐在床边还在睡觉,两人的手叠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喻文州轻轻地将手抽出,他的烧已经退了大半,又睡了那么久,此刻清醒得不行。他细细地打量王杰希的睡颜,止不住地上扬嘴角。

一个小护士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坐起的喻文州想说些什么,喻文州将手指抵在唇上示意她噤声,指了指睡着的王杰希冲她眨了眨眼。

小护士了然,处理好喻文州手上的针头,出去前忍不住小声感叹一句:“您和王队还真是恩爱。”

喻文州报以一抹温和的笑。

王杰希醒来时睁眼便看到恋人放大的脸庞,他揉了揉因为睡姿问题而酸痛的肩背,对上面前人幽深的黑眸:“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了。”

“那一起回家。”

“嗯。”

到家王杰希就被喻文州赶上床去补觉,他今天请了假不去上班,打了个呵欠抱住又变回心脏的鱼:“我以后不加班了。”

“嗯?”

“回来看着你,我一不在你就糟蹋自己的身体,烧成那样吓死我了。”

“你不也一样吗。关心我的时候也注意一下自己哪。”喻文州亲亲王杰希的额头。

光阴冷暖有你足矣,余生只陪你一人过,走遍独属我们的春夏秋冬,记忆中生病时陪在我床头的身影是我永恒的爱恋。

【黄叶/all叶】恋君r(中)

我低估自己了,还没写完
明天还有事不能熬夜,先这样吧
含咬,一点点dirty  talk
外链评论自取
我们黄少是床伴首选,因为他不仅嘴快,手还快(被打)

【黄叶/all叶】恋君r(上)

标题瞎取,就上纯开车
没写完,我太懒了
内含捆绑加春药
外链去评论自取
我滚去睡觉了

【黄喻r】无处可逃

这里是永远慢半拍的木容
我是被补习班摧残的花朵,脑细胞死光,只剩下黄色废料,更不了连载文
明天继续开一辆黄叶车啦啦啦
黄少我爱你!你生日你最大让你当攻
内含道具,小破车一辆,去评论找外链

【all叶】一次关于信息素的争吵·续2[聊天体]

*洋葱味的叶神,请勿殴打作者
*配合前篇食用效果更佳,请戳我头像自行观看


海无量:我路过训练室的时候竟然看见老叶在那边抹眼泪?你们是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竟然把老叶都给弄哭了?  @包子入侵  @迎风布阵 @毁人不倦  @一寸灰  @沐雨橙风  @昧光  @小手冰凉
一寸灰:前辈哭了?
昧光:我还在学校处理事情呢,不关我的事。


小手冰凉:如果不是方锐的话,那应该去问魏琛前辈  @迎风布阵
迎风布阵:?老夫刚刚下楼就去小卖铺买了一包烟的时间,这么一大口锅就盖我头上了?
包子入侵:你竟敢欺负老大!看我板砖拍你!   迎风布阵:哎呦小唐沐橙快拦住他!老夫怎么会欺负那个臭不要脸的!是他欺负老夫才对!
包子入侵:我翻了上面的聊天记录!就是你说要在床上欺负老大的!我要替老大报仇!
迎风布阵:……老夫那是开玩笑的!包子快放下你手中那张无辜的凳子!会出人命的!
无浪:所以说……祸从口出?


沐雨橙风:哎呀。
沐雨橙风:你们千万别进去!
沐雨橙风:……好像提醒得已经晚了。
王不留行:发生了什么?
寒烟柔:我也想知道,怎么他们一大群人好好地进去,结果全都抹着眼泪出来了。


一叶之秋:叶修出事了?
海无量:胡说!老叶好着呢,还有力气在那边嘲讽人!
一叶之秋:那你们一帮大男人哭个什么劲。
小手冰凉:这个……


包子入侵:老大被一股不明气体包围了!我要去保护老大,你们别拦着我!
海无量:我的祖宗哪,包子你别过去!莫凡小乔快拉住他!〔欲哭无泪 jpg.〕
沐雨橙风:叶修哥回房间了。
毁人不倦:……好大味道。
海无量:看来训练室暂时用不了了。
迎风布阵:老夫先到走廊去抽根烟缓缓。


索克萨尔:叶神这是……发情了?
一寸灰:跟上几次比起来,前辈这次发情期好像提前了。
一叶之秋:叶修发情你们哭啥。
一寸灰:呃,因为前辈的信息素……有点特别。
沐雨橙风:一般人都接受不了哦,想追叶修哥的要有心理准备〔乖巧 jpg.〕
一枪穿云:什么味?
无浪:所以叶神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
毁人不倦:洋葱味。
风城烟雨:这味道……
海无量:莫凡你怎么就说出来了,我还想逗他们玩玩呢。
无浪:难怪呢,兴欣的人都被熏得掉眼泪了。


王不留行:那叶修发情你们还直接往里面跑不带抑制剂?
海无量:我们一开始不知道老叶在发情,他以前发情期从来没被自己的信息素熏得掉眼泪!
索克萨尔:那叶神平日里要用掉多少抑制剂来掩盖信息素?
王不留行:抑制剂用多了对身体不好,叶修更需要一个活生生的Alpha,比如说我。
索克萨尔:不,我觉得我比王队更适合叶神。〔微笑 jpg.〕
一枪穿云:不,去兴欣,陪他。
无浪:不,我觉得我更适合才对,我现在马上去兴欣,陪他一起哭。
海无量:?我们兴欣又不是没有Alpha!你们来干什么?包子快去锁门,有人要来抢你老大!


沐雨橙风:其实还有用别的……
沐雨橙风:话说今天怎么没看见黄少?
索克萨尔:为了我们蓝雨训练室大门着想,我已经让小卢把少天的网线给拔了。

【喻黄】祖国的未来有话说

*私设他们有儿子系列,不喜勿喷谢谢
*还债之前摸篇喻黄
*明天上午去医院,好紧张



0.
大家好,我叫喻少霆。
我爸叫黄少天,自称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好男儿,每天都因为怼不过隔壁王杰希叔叔被气得要和他一决雌雄,但只要我喻爹爹一笑,他立马就软下来了。
其实他就是个傲娇受,但我看破不说破。我可不想被他揪着耳朵训上几个小时。
再说他这样还不是被我喻爹爹给宠出来的。



1.
我爸在我出生之前心心念念地盼着想生个女孩,连名字都想好了,叫喻少婷。
可我性别为男,只好改成同音字“霆”。
于是我被他百般嫌弃。
由于之前买的小裙子他舍不得扔掉,我遭了殃,童年时期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那个扎着小辫子穿着小裙子甜甜地喊方杰华哥哥的人怎么可能是我!
丟脸都丢到隔壁微草去了。
我现在严重怀疑,等我再长大一点,我黄少天爸爸会不会把我送到泰国去做变性手术。



2.
方杰华是隔壁方叔叔和王叔叔的儿子,我俩是从小玩到大的损友。
直到现在他还拿我小时候的那段经历嘲笑我,果然我爸爸说得对,微草的都是坏人。
“呦,婷啊,又受不了你家长辈洒的狗粮跑出来了?”我又在楼下的大树旁遇见了方杰华。
“华啊,你方爹爹是不是又去跪搓衣板啦?”我不甘示弱地回击。
“行行行,你是女装大佬,你说得都对。”方杰华脸上的笑容可真欠。
我回忆了一下,按照我爸爸教我的方法仰起了头,挑了挑眉毛,用倾斜45度角的目光鄙视地看着他:“你给我滚蛋。”




3.
我爸从小就教育我,秋葵是个好东西,壮阳补肾,延年益寿。
我看了一眼他脖颈上因为没扣好扣子而露出的红色印记,在心里暗自嘀咕,那你更应该多吃点。
然后喻爹爹就一脸温和地让我爸过去,亲手帮他整理好衣领,顺便在他额头印下一吻。
我看得清清楚楚,我爸脸红了。
在他回吻之前,我别开了眼。
噫,真是没眼看。




4.
家里经常会吃白斩鸡,有时也会烧秋葵,虽然这绿油油的东西最后会全进我的碗。
我爸一脸关心地看着我,一只手手速大爆发地给我夹菜:“来来来,儿子你快多吃点,这秋葵是好东西好东西好东西啊,我就知道你喜欢吃它,来来来,这些全给你……”
谢谢您了,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喜欢吃秋葵。
我默默地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吃白斩鸡的喻爹爹。
希望您今晚动力十足,让我爸明天下不了床。




5.
我喻爹爹撩人技能满分,每次都把我爸苏得脸红得不行。在他们互说情话的间隙,我爸总是把我赶回房间写作业。
我感觉我在这个家就是一种当电灯泡的存在。
他们很少吵架,我爸闹别扭一般是事后,然后喻爹爹用甜品轻声细语地哄几句就把他给哄好了,下一秒又活力四射地拉着爹爹的手说这说那。
我爸是公认的话痨,估计也就喻爹爹一个能治得住他。记得上次他被叶叔叔送来的口塞给气得不行,一个劲地抱怨时,我喻爹爹直接霸气地来了个壁咚。
顿时世界就安静了。




6.
比起其他人,我爸爸和爹爹一路走来并没有太大的曲折。
暗示表白恋爱同居,他们仍然像初恋时那样甜甜蜜蜜的。
我爸偶尔会和我吹嘘当年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喻爹爹就坐在一旁看着我俩,脸上像被蜂蜜浸泡过似得笑得温柔。
我内心深处其实很为此感到高兴,我希望我们能一直像这样过下去。
幸幸福福,美美满满的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