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容

【王喻的十二朝夕/12h】冷暖光阴


*生病梗,喻文州中心,王杰希中心请去我搭档那儿 @泡面番 《岁月酿花》
*ooc预警,结尾瞎写
*虐狗节快乐!

喻文州抱着怀中印有一双大小眼的抱枕,吸吸鼻子,脑中昏昏沉沉的。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自己身体的不对劲,又想起之前王杰希打来电话告诉他要加班的消息,最终决定还是先回卧室休息。

将坐在沙发上时用掉的一大团纸巾统统扔进垃圾桶,喻文州放弃了等王杰希回家的想法。他爬上床关了灯,眼一阖,整个人进入了一种迷迷糊糊的状态。

理智告诉他,他现在应该翻身下床去找点药吃来预防病毒的侵蚀,可身体完全不听使唤。他想抬起胳膊,手指动了动又垂下,似有千斤重。

算了。喻文州想,他懒得动弹,就维持着这个侧躺的姿势进入了梦乡。

他睡得并不安稳,感觉自己睡着了,却又觉得十分清醒,他能听到王杰希加班回来开门的钥匙晃动声,也能知晓客厅的灯现在正开着,光线照亮了房门的一小块位置。

这一切都模模糊糊的不太真切,像是就在眼前发生,又像隔了很久,如置于梦中般飘飘忽忽。

额前的碎发因为汗珠黏在了皮肤上,他应该觉得热的,可实际上他不但没有掀开被子,还将它往上拉了拉,整个人都缩成一团。

脑中像有一个漩涡不断拉扯着意识,喻文州半梦半醒间都觉得胸闷难受。他有些后悔昨天出门没带伞的行为,整个人被大雨淋到湿透跑了回家,肯定是这时候受了凉,现在报应来了。

“文州?”王杰希轻唤一声,喻文州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一双有力的手把喻文州整个人从被窝里捞了出来,帮他把汗湿的头发往后捋了捋。

喻文州顺势靠在王杰希身上,一只手放在了他滚烫的额头,凉冰冰的很舒服,喻文州不由得像只猫咪一般在掌心蹭了蹭。

王杰希有些意外,他伸手打开了房间的灯,喻文州被强光刺激得立马闭上了眼睛。忽然一片阴影投下,喻文州试探着睁眼,发现是王杰希用手帮他挡住了灯光。

不得不说,王杰希做男朋友,在某些细节方面是很体贴的。

王杰希拉开床头的抽屉,拿出里面的体温计。测量体温的过程中,他将喻文州整个搂在怀里。平日用这个姿势时总要在自己怀里闹腾一会儿的鱼今天倒是安安分分的,喻文州眯起眼睛,熟悉的独属王杰希的气息包裹着他,令人格外安心。

五分钟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喻文州昏昏欲睡的时候,王杰希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抽出了被体温捂热的体温计,一看,竟然烧到了39度!

怕不是要把人给烧傻了,王杰希心疼地摸了摸喻文州的脸颊,语气不自觉地严厉了起来:“你是不是昨晚趁我不在又熬夜了?”

喻文州一时间没听懂他的问话,但还是感知到了他情绪上的变化,眨着布满水雾的眸子作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身子在他怀里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软了下去。

王杰希自然知道自家男朋友在装无辜,但这难得示弱的姿态让自己完全拿他没办法。看着人精神差到极点的虚弱样子,王杰希的心早就不知道软成什么样了,低声哄道:“文州,我们去医院看看,你烧得太厉害了。来,我扶你起来。”

全程喻文州都是一副乖顺的模样,不过鉴于人还在发着烧,王杰希只得把耍流氓的那点小心思藏回去。他一手揽着喻文州的细腰,小心翼翼地用另一只手护着怀里人的脑袋防止被车门磕到。

帮喻文州系好安全带,王杰希坐上驾驶座,启动了车子。晚上车辆和行人都很少,王杰希用理智告诉自己不能闯红灯,手指在方向盘上敲着不耐烦地等待。
喻文州晕乎乎地闭起眼,随着车子的一个转弯直接靠在王杰希的右肩上休息。王杰希僵了一下,放缓手上的动作生怕弄醒了自家恋人。

后来是怎么发展的喻文州不知道了,他只知道再次醒来时他正躺在病床上,王杰希坐在床边还在睡觉,两人的手叠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温度。

喻文州轻轻地将手抽出,他的烧已经退了大半,又睡了那么久,此刻清醒得不行。他细细地打量王杰希的睡颜,止不住地上扬嘴角。

一个小护士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坐起的喻文州想说些什么,喻文州将手指抵在唇上示意她噤声,指了指睡着的王杰希冲她眨了眨眼。

小护士了然,处理好喻文州手上的针头,出去前忍不住小声感叹一句:“您和王队还真是恩爱。”

喻文州报以一抹温和的笑。

王杰希醒来时睁眼便看到恋人放大的脸庞,他揉了揉因为睡姿问题而酸痛的肩背,对上面前人幽深的黑眸:“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了。”

“那一起回家。”

“嗯。”

到家王杰希就被喻文州赶上床去补觉,他今天请了假不去上班,打了个呵欠抱住又变回心脏的鱼:“我以后不加班了。”

“嗯?”

“回来看着你,我一不在你就糟蹋自己的身体,烧成那样吓死我了。”

“你不也一样吗。关心我的时候也注意一下自己哪。”喻文州亲亲王杰希的额头。

光阴冷暖有你足矣,余生只陪你一人过,走遍独属我们的春夏秋冬,记忆中生病时陪在我床头的身影是我永恒的爱恋。

【黄叶/all叶】恋君r(中)

我低估自己了,还没写完
明天还有事不能熬夜,先这样吧
含咬,一点点dirty  talk
外链评论自取
我们黄少是床伴首选,因为他不仅嘴快,手还快(被打)

【黄叶/all叶】恋君r(上)

标题瞎取,就上纯开车
没写完,我太懒了
内含捆绑加春药
外链去评论自取
我滚去睡觉了

【黄喻r】无处可逃

这里是永远慢半拍的木容
我是被补习班摧残的花朵,脑细胞死光,只剩下黄色废料,更不了连载文
明天继续开一辆黄叶车啦啦啦
黄少我爱你!你生日你最大让你当攻
内含道具,小破车一辆,去评论找外链

【all叶】一次关于信息素的争吵·续2[聊天体]

*洋葱味的叶神,请勿殴打作者
*配合前篇食用效果更佳,请戳我头像自行观看


海无量:我路过训练室的时候竟然看见老叶在那边抹眼泪?你们是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竟然把老叶都给弄哭了?  @包子入侵  @迎风布阵 @毁人不倦  @一寸灰  @沐雨橙风  @昧光  @小手冰凉
一寸灰:前辈哭了?
昧光:我还在学校处理事情呢,不关我的事。


小手冰凉:如果不是方锐的话,那应该去问魏琛前辈  @迎风布阵
迎风布阵:?老夫刚刚下楼就去小卖铺买了一包烟的时间,这么一大口锅就盖我头上了?
包子入侵:你竟敢欺负老大!看我板砖拍你!   迎风布阵:哎呦小唐沐橙快拦住他!老夫怎么会欺负那个臭不要脸的!是他欺负老夫才对!
包子入侵:我翻了上面的聊天记录!就是你说要在床上欺负老大的!我要替老大报仇!
迎风布阵:……老夫那是开玩笑的!包子快放下你手中那张无辜的凳子!会出人命的!
无浪:所以说……祸从口出?


沐雨橙风:哎呀。
沐雨橙风:你们千万别进去!
沐雨橙风:……好像提醒得已经晚了。
王不留行:发生了什么?
寒烟柔:我也想知道,怎么他们一大群人好好地进去,结果全都抹着眼泪出来了。


一叶之秋:叶修出事了?
海无量:胡说!老叶好着呢,还有力气在那边嘲讽人!
一叶之秋:那你们一帮大男人哭个什么劲。
小手冰凉:这个……


包子入侵:老大被一股不明气体包围了!我要去保护老大,你们别拦着我!
海无量:我的祖宗哪,包子你别过去!莫凡小乔快拉住他!〔欲哭无泪 jpg.〕
沐雨橙风:叶修哥回房间了。
毁人不倦:……好大味道。
海无量:看来训练室暂时用不了了。
迎风布阵:老夫先到走廊去抽根烟缓缓。


索克萨尔:叶神这是……发情了?
一寸灰:跟上几次比起来,前辈这次发情期好像提前了。
一叶之秋:叶修发情你们哭啥。
一寸灰:呃,因为前辈的信息素……有点特别。
沐雨橙风:一般人都接受不了哦,想追叶修哥的要有心理准备〔乖巧 jpg.〕
一枪穿云:什么味?
无浪:所以叶神的信息素到底是什么味?
毁人不倦:洋葱味。
风城烟雨:这味道……
海无量:莫凡你怎么就说出来了,我还想逗他们玩玩呢。
无浪:难怪呢,兴欣的人都被熏得掉眼泪了。


王不留行:那叶修发情你们还直接往里面跑不带抑制剂?
海无量:我们一开始不知道老叶在发情,他以前发情期从来没被自己的信息素熏得掉眼泪!
索克萨尔:那叶神平日里要用掉多少抑制剂来掩盖信息素?
王不留行:抑制剂用多了对身体不好,叶修更需要一个活生生的Alpha,比如说我。
索克萨尔:不,我觉得我比王队更适合叶神。〔微笑 jpg.〕
一枪穿云:不,去兴欣,陪他。
无浪:不,我觉得我更适合才对,我现在马上去兴欣,陪他一起哭。
海无量:?我们兴欣又不是没有Alpha!你们来干什么?包子快去锁门,有人要来抢你老大!


沐雨橙风:其实还有用别的……
沐雨橙风:话说今天怎么没看见黄少?
索克萨尔:为了我们蓝雨训练室大门着想,我已经让小卢把少天的网线给拔了。

【喻黄】祖国的未来有话说

*私设他们有儿子系列,不喜勿喷谢谢
*还债之前摸篇喻黄
*明天上午去医院,好紧张



0.
大家好,我叫喻少霆。
我爸叫黄少天,自称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好男儿,每天都因为怼不过隔壁王杰希叔叔被气得要和他一决雌雄,但只要我喻爹爹一笑,他立马就软下来了。
其实他就是个傲娇受,但我看破不说破。我可不想被他揪着耳朵训上几个小时。
再说他这样还不是被我喻爹爹给宠出来的。



1.
我爸在我出生之前心心念念地盼着想生个女孩,连名字都想好了,叫喻少婷。
可我性别为男,只好改成同音字“霆”。
于是我被他百般嫌弃。
由于之前买的小裙子他舍不得扔掉,我遭了殃,童年时期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那个扎着小辫子穿着小裙子甜甜地喊方杰华哥哥的人怎么可能是我!
丟脸都丢到隔壁微草去了。
我现在严重怀疑,等我再长大一点,我黄少天爸爸会不会把我送到泰国去做变性手术。



2.
方杰华是隔壁方叔叔和王叔叔的儿子,我俩是从小玩到大的损友。
直到现在他还拿我小时候的那段经历嘲笑我,果然我爸爸说得对,微草的都是坏人。
“呦,婷啊,又受不了你家长辈洒的狗粮跑出来了?”我又在楼下的大树旁遇见了方杰华。
“华啊,你方爹爹是不是又去跪搓衣板啦?”我不甘示弱地回击。
“行行行,你是女装大佬,你说得都对。”方杰华脸上的笑容可真欠。
我回忆了一下,按照我爸爸教我的方法仰起了头,挑了挑眉毛,用倾斜45度角的目光鄙视地看着他:“你给我滚蛋。”




3.
我爸从小就教育我,秋葵是个好东西,壮阳补肾,延年益寿。
我看了一眼他脖颈上因为没扣好扣子而露出的红色印记,在心里暗自嘀咕,那你更应该多吃点。
然后喻爹爹就一脸温和地让我爸过去,亲手帮他整理好衣领,顺便在他额头印下一吻。
我看得清清楚楚,我爸脸红了。
在他回吻之前,我别开了眼。
噫,真是没眼看。




4.
家里经常会吃白斩鸡,有时也会烧秋葵,虽然这绿油油的东西最后会全进我的碗。
我爸一脸关心地看着我,一只手手速大爆发地给我夹菜:“来来来,儿子你快多吃点,这秋葵是好东西好东西好东西啊,我就知道你喜欢吃它,来来来,这些全给你……”
谢谢您了,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喜欢吃秋葵。
我默默地看了一眼旁边正在吃白斩鸡的喻爹爹。
希望您今晚动力十足,让我爸明天下不了床。




5.
我喻爹爹撩人技能满分,每次都把我爸苏得脸红得不行。在他们互说情话的间隙,我爸总是把我赶回房间写作业。
我感觉我在这个家就是一种当电灯泡的存在。
他们很少吵架,我爸闹别扭一般是事后,然后喻爹爹用甜品轻声细语地哄几句就把他给哄好了,下一秒又活力四射地拉着爹爹的手说这说那。
我爸是公认的话痨,估计也就喻爹爹一个能治得住他。记得上次他被叶叔叔送来的口塞给气得不行,一个劲地抱怨时,我喻爹爹直接霸气地来了个壁咚。
顿时世界就安静了。




6.
比起其他人,我爸爸和爹爹一路走来并没有太大的曲折。
暗示表白恋爱同居,他们仍然像初恋时那样甜甜蜜蜜的。
我爸偶尔会和我吹嘘当年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喻爹爹就坐在一旁看着我俩,脸上像被蜂蜜浸泡过似得笑得温柔。
我内心深处其实很为此感到高兴,我希望我们能一直像这样过下去。
幸幸福福,美美满满的一家人。




【all叶/皓叶】擦肩而过

*皓叶,不看别点,我现在情绪糟得很,不想烦
*瞎写一批,没把想表达的写出来




冠军是兴欣。

网络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对叶修的赞美之词以及夹杂其中对嘉世不道德做法的咒骂,手机不停地震动着,刘皓也懒得拿起来看,只是躺在一边望着天花板出神。

他喝了酒,酒精麻痹了大脑,可刘皓却觉得自己无比清醒。距离他上次喝酒已经隔了好长一段时间,努力回想又什么都想不起。

他干脆放空思想,可这时记忆却不受控制地涌入大脑,在嘉世时叶修不允许他们喝酒,他现在还能回想起叶修那一脸严肃批评人的模样,那时他表面上没反驳什么,心里倒是很不屑,觉得叶修管得太多。

现在没人管他了,刘皓这么想着,笑了起来。他动了动嘴角,脸上的表情又垮了下来。

他笑不出来,甚至有点想哭。他想大声尖叫,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印象中叶修严厉的样子占大多数,面对荣耀时这个人是非常正经的,一点也没有他平常生活的随意样子。

还在嘉世青训营的时候刘皓把叶修当成偶像看,那可是斗神啊,谁会不祟拜?叶修的一句话就能影响他一天的心情,他希望得到肯定和认同,可到后来这份心情完全变了质。

刘皓曾经很羡慕苏沐橙,叶修会对她宠溺地笑,会有些无奈地容忍她的一些小玩笑,这些都是他没有的。他渴望叶修面对他的时候能更生动些,而不是单纯地指出他的错误问题。

刘皓自嘲地笑了笑,苏沐橙是叶修当成亲妹妹宠的人,他算什么,想让叶修区别对待他?

在陶轩的授意下他开始针对叶修,他期望能从叶修脸上看出点别的情绪,可是没有,只有愈发强烈的失望。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愤怒,为什么会烦躁,甚至还有一点委屈。他已经不想去思考这些情绪背后的原因,只是由着自己,想干什么就去干什么。

他也不去思考叶修的话是真是假,是好是坏,或许他心里早就知道,但那毫无意义。

就像叛逆期的孩子,努力想引起一个人的注意。

心里堆积的各种负面情绪爆发出来,把所有善意美好全都给腐蚀个干净,引诱人一步步向错误的道路。

刘皓知道自己变了好多,可叶修还是那个叶修,简单干净,就像一面镜子。在他面前,自己的伪装都会瓦解,所有的自卑渺小等等一切缺点全都暴露出来。

他迷失在波浪之中,早已忘了初心。等明白过来,什么都来不及了。

也对,他这种人,怎么配站在叶修旁边。

他那么好。

神就算跌落神坛,他也依旧是神。

叶秋,叶修。刘皓轻念这两个名字,他曾对这个人抱有各种幻想,也对这个人恶言相向。

到头来,神依旧高高在上,而他依旧抬头仰望。神重得属于他的荣耀,他失足跌入深渊万丈。

两条线相交于一点,之后越走越远,伴着不曾被发现的爱恋与绝望,再回不到从前。

他彻底成了他的路人。

擦肩而过。

【all叶/主翔叶】星(1)

*取名废,题目与内容貌似没多大联系
*雷文慎点
*娱乐圈pa+穿越pa
*排版真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叶修,你死心吧,我们之间和好是不可能的了。”陶轩把站在一旁的孙翔拉过来,也不管他下意识的抗拒,牵着他的手继续说:“我上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有另外喜欢的人了。你觉得我在骗你,这次我把人给带来了。”

说真的孙翔很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就算真的和陶轩确定了恋人关系,他也不习惯这么亲密的举动。只是为了达成目的,他忍下了,并点头用挑衅的目光望向面前的男人。

叶修低着头让人看不太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他的肩膀在轻微地颤动着,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声来。

陶轩心中得意,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而孙翔则回头看了眼陶轩,心里暗自嘀咕,叶修的表现好像是真的很爱陶轩啊,这跟陶轩和他讲的有点不太一样。

天知道叶修憋笑憋得有多辛苦。

要换作是原身,早就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手段都用上了。可偏偏这原身倒霉的很,听说陶轩今天要把人带来彻底甩开自己,昨晚上亲自去他的住处找人,结果走夜路黑漆漆的不知被谁推了一把,一条命给摔没了。

于是叶修照常打完荣耀上床睡觉,醒后睁眼一看自己躺在大街上,脸上只有一个字――懵。

但他适应能力极好,翻完原身的记忆就打道回府继续睡觉去了,丝毫不为今天这出狗血大戏而担忧。

当然是谁害死了原身还有待考证,弄得他现在左腿上有伤行动不便,为了不让别人看出来只能慢慢悠悠地走路。

早上陶轩就发短信让他过来,到约好的地点一看,陶轩带来的竟然是一脸别扭的孙翔同志。

孙翔看他一眼就冷哼一声别过头,这举动反倒让叶修宽心不少。看来孙翔的性格没有多大变化,要是换了个世界孙翔变成了一言不合就哭得梨花带雨的白莲花类型之类的,他可不太应付得来。

想想那场面就吓人。

听着对面陶轩的冷言冷语和孙翔偶尔的附和,叶修有点想抽烟平复一下他复杂的心情。只是当他从裤子口袋里掏出烟盒,才发现烟已经被抽光了。他把空烟盒在手里捏成一团,过来的时候好像看到嘉世公司对面有一家小卖铺,一会儿去那再买一包吧。

“……你在《琉璃》剧里的主演位置也让给孙翔,至于你,如果还想留下来的话……”陶轩假装思考了一阵,其实他早就想好了给叶修的安排,“那边还缺一个当跑龙套的,你可以去试试。”

“不了。”叶修直接拒绝,“解约吧。”

“看在我们之前的情分上,不让你付违约金了。”陶轩这话听着让人觉得不怎么舒服,叶修如此平淡的反应出乎他的预料。

叶修接过笔,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

他现在只想处理掉这边的麻烦事,下楼买包烟,顺便思考一下该怎么养活自己。

演戏原主会,他可不会。

【all叶】记个脑洞

穿越梗
那个世界里本来陶轩和叶修是一对,然后陶轩勾搭上了孙翔,把叶修踢了,这时候原来世界的叶叶穿越过去,引起了孙翔的兴趣,然后孙翔把陶轩踢了,和叶修两个人相亲相爱去了。
完全有毒
有人要看的话我就写hhh,没人看往后再说吧
应该不会撞梗吧

【all叶/王叶】My dear

*永远迟来的生贺,王杰希生日快乐[假装没有迟到]
*我最近快要忙死了

王杰希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今天是他的生日,战队因此举行了活动,一方面是为了庆生,更多则是获取利益,毕竟花点钱给偶像祝福是粉丝们非常乐意干的事。

不过王杰希可没把心思放在这种事情上,他只想快点回去与恋人好好温存一番。

算起来他和叶修在一起已经快两年了。

打开门,客厅的灯还亮着,这回叶修没泡在荣耀里,倒是在沙发上睡着了,旁边的桌上放了碗吃了一半的泡面。

王杰希皱皱眉,放轻动作免得把人给吵醒。他走到沙发边上细细打量着恋人的眉眼,睡着的叶修整个一人畜无害的样子,看着温顺讨人喜欢的紧,王杰希忍不住在他额上落下轻轻一吻。

做完这一切的王杰希起身想去房间拿条毯子给人披上,沙发上的人却先醒了,眯着眼睛喊一声:“大眼儿,回来啦。”

“嗯,回来了。”王杰希应到,刚睡醒的叶修还没趁底清醒,那软软的鼻音仿佛带了点撒娇的意味在里面,挠得王杰希心痒痒。

叶修从沙发上撑起身子,打了个呵欠,眼角亮晶晶的,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

“困的话直接去床上睡吧。”王杰希伸手把人拉起来扶好,“在沙发上躺着也不知道拿条毯子,家里又不是没开空调。”

“哥这不是等你回家吗,”叶修显然没把王杰希的话听进去,随口说道:“等着等着就睡着了,哥又不是故意的,下次一定注意,一定。”

王杰希可不想让人这么随意敷衍过去,看了眼凉透的泡面,再看一眼叶修,“不是说好不准吃泡面的吗?”

叶修心说坏了,小声嘀咕一句:“要不是哥睡着了,早就把这些给处理掉了……”

“嗯?”

叶修立马闭嘴,有点心虚地跟王杰希对视几秒又挪开视线,最后在王杰希的逼问下供出了藏方便面的地方。

自己辛苦藏下的方便面被没收,叶修扁扁嘴,算了,看在你今天是寿星的份上,哥不和你计较。

以及他还有一句话没说――

“大眼儿,生日快乐。”

王杰希笑了,柔和的灯光下,一大一小两只眼睛透出别样的神釆。他故意问道:“没有生日礼物吗?”

“当然有啊,哥今天特意没去抢你们中草堂的BOSS,怎么样,感不感动?”

“感动感动。”王杰希瞅见叶修那得意的小模样哭笑不得,顺势将人揽进怀里。

“进荣耀满世界频道都是祝你生日快乐的,还有一群人说要给你生猴子,”叶修眼带笑意地看着他,“我怎么不知道杰希大大在外面养了那么多老婆?”

“吃醋了?”王杰希亲亲怀中的人,“你知道的,我只爱你一个。”

“别啊,你那些女粉丝们可不答应。单亲爸爸孩子都有多少个了?”叶修听了心里满意,嘴上却不饶人。

“或许我们可以生一个。”王杰希充满暗示性地拍了一下叶修的臀部,又不老实地捏了捏。

叶修也习惯了王杰希随时都可能耍流氓的特点,想起之前被压在床上的经历,他摇头拒绝王杰希的提议,虽然并没有什么用。

“对了,大眼儿你吃蛋糕吗,我今天去了趟甜品店学习了一下。”叶修拉着王杰希走进厨房,打开从冰箱里拿出的蛋糕盒。

“这是你做的?”王杰希惊讶地看着面前精致的小蛋糕。

“…………”叶修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不,这是那里的甜品师做出的成品,我做的那个……”

叶修没继续往下说,但王杰希懂他的意思。王杰希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戳中了,甜丝丝地将心脏整个笼罩包裹起来。

他紧紧地抱住了眼前的人。

“叶修,我不会嫌弃的,”王杰希在叶修耳边轻轻地说道,“你做的东西我怎么会嫌弃呢,就算是毒药我也会全都吃下去。”

因为那是你对我的爱。

王杰希中了叶修的毒,这一辈子都解不了了。

夜晚两人相拥而眠。

“大眼儿。”

“嗯?”

“我爱你。”

“我也爱你。”王杰希哄道,“快睡吧。”

能遇见你,真的很好。他这么想着,抵挡不住席卷而来睡意,进入了梦乡。